【航鑫】肉体治疗师【短,完】

就是想开个小车车,科科。

 

 

肉体治疗师,即通过肉体的接触,来治愈精神的疾患的职业。


人类很多心理的病患来源于肉体物理方面的缺失。比如,没有安全感焦虑的人是因为缺乏安心的陪伴,很多抑郁症是因为躯体没有得到锻炼或者缺少爱抚,随着社会的高度发展,渐渐的肉体治疗师的职业走入人们的视野。


肉体治疗师又有很多划分,简单的和复杂的疗程,一对多人的,和终身一对一的。有很多肉体治疗师因为治疗病人的特殊性和专一性,接到这位客户以后,一生便不再接待别的病人,这需要病人支付昂贵的诊疗费,或者此肉体治疗师自愿。


17岁的美少年丁程鑫取得肉体治疗师资格证,刚刚将自己挂上城市医疗系统网站的时候,就有很多人预约治病,他在众多申请人中选择了黄宇航。肉体治疗师和病人的选择通常情况下是相互的。

 

黄宇航,男,18岁,高校一年级在读生,外表英俊,肤色健康,身体强健,擅长篮球,街舞。家庭孤单,独居,初恋受过伤害,需要肉体治愈。

 

在家中预约见面后,穿着白大褂的丁程鑫对坐在对面沙发上的男孩问询,“喜欢我这个治疗师吗?”

 

黄宇航被问的微微一愣,有些羞涩地颌首。其实这只是一句寒暄,不喜欢不可能预约。

 

“只要你喜欢我就好。那我们的治疗开始。嗯,你可以过来抱着我。或者,或者我去抱你。”丁程鑫说,第一次出诊的他脸庞泛起红晕。

 

黄宇航闻言,站起来走过去拥抱住了纤细的丁程鑫。丁程鑫在他怀中笑着,吻了吻他的脸,说道,“现在感觉好一些了吗?是不是没有那么强烈的丢失感。”

 

“丢失感?”

 

初恋受过伤害,就会产生丢失感。但是丁程鑫没有说出来,他记得翻阅病历档案的时候,看到过黄宇航的初恋经历。——在幼儿园的时候,喜欢一个叫程程的小宝宝,后来他转去了另一个幼儿园就与程程宝宝分散了,虽然记不起全名,但至此想念,不能释怀,久而对任何示好恋爱都是漠视的态度。

 

“那抱着我,会感到满足吗?”丁程鑫问。

 

“嗯。当然了,会有一点。”黄宇航诚实回答身体心理感觉。

 

“为什么?”

 

“因为医生你和我初恋像,特别笑起来的样子。”

 

丁程鑫心里想难道不是因为我长的好看吗?真是一个执着的BOY,需要解开他的心结,可能会很困难。

 

“有时候,你可以把我当成是他。”

 

“是吗?”一直冷峻的黄宇航微微笑了一下,“那我真的把你当成他了。”

 

“嗯……”

 

黄宇航收紧手臂搂他在怀,亲了一下他的脸颊,说道,“我现在好像有恋爱的感觉了。”

 

能让死灰冰冷的心唤起生机,这是一个治疗的重大进程,丁程鑫便乘胜追击地说,“那……需要接吻吗?嗯,可以只吻嘴唇,这样可以获得对方的体温和感到安慰。”

 

黄宇航吻上他的唇,拿舌头一下一下舔舐他的嘴瓣,然后又自作主张地伸入进去和他的舌头绞缠吮吸在一起,两人深深地接了一个吻。

 

“丁医生,我觉得好多了。”黄宇航吻完他,两手规矩地放在膝盖上礼貌地说。

 

“嗯,你现在心里感到很甜蜜是不是,你对事物,生活,和恋爱又燃起了希望。”

 

“有一些,可是医生,我觉得这样的效果不会延长很久。”

 

“好吧,我会给你一个深切治疗。”丁程鑫有些害羞地脱下自己的白大褂,然后拉着黄宇航的胳臂走进自己的内室房间,拉上窗帘,对他说,“你把衣服脱了。”黄宇航脱衣服的时候,看到医生也在脱,他只穿着内裤上床,丁程鑫也光溜溜地上床,伸着手臂抱住他的胸膛像一条滑溜溜的鱼,“现在我用自己的体温给你温暖,你只需要安静拥抱感受。”


黄宇航还不适应这样的治疗方法,小心翼翼地将手放在他紧实纤细的腰上。


“你可以抚摸我,用心地抚摸,从心传递到手掌上的爱抚,好像在抚摸爱人那样。”医生开始了治疗引导。黄宇航依言而作,并且升级主动地翻身压住了他,“医生我觉得现在内心中充满了爱情,很激动。”18岁的纯情少年可以用一秒爱上人。


“那就好。”丁程鑫弯着眼睛笑着,“我还可以给你更为深切的治疗。让你从此摆脱失恋的痛苦,觉得生活充满了爱与希望。”


“医生,我可以接受你这样的治疗吗?”


“可以是可以,但是一旦接受了这样的治疗,一般就是终身陪护。你是我第一个病人,可以做好一对一的终身治疗的准备吗?这意味着你需要和过去的阴影告别,单身生活也会由我这个医生干涉治疗。”


黄宇航考虑了一下,就吻住医生的唇,说,“我大学毕业会赚钱供你,一对一治疗吧。” 


“先欠着,以后分期慢慢也可以,”丁程鑫抓住男孩的手放在自己胸膛上说,“那我教你治疗的步骤。”


“我可以自己主动治疗吗?”


“随意吧。不对的地方我指正你。”丁程鑫已经被有些意乱情迷的男孩吮住了脖子,手指往他的下面滑去,他配合地抱住他的肩膀。


一夜后的清晨。


“感觉怎么样?”丁医生关切的声音。


“好多了。很充实,好像找回了初恋。”黄宇航捂着额头坐起来,看到丁医生治疗病人后微卷凌乱的头发,和满身的医疗红紫痕迹,是自己造成的,觉得有些抱歉,他拉起他的胳臂温柔地说,“医生,我帮你清洗。”


“治疗告一段落,以后要循序渐进。”丁程鑫抱着他的脖子配合地任他扶抱着去浴室。


……


屋子角落的书架里插着一本锦源幼儿园毕业纪念册,穿着白色短袖校服的丁程鑫在后面的沙地玩耍着,前面同样穿着幼儿园白短袖的黄宇航滑着滑梯,被不经意的校园风景照片拍摄其中。


能在人群中独独选择你,也许正是一种妙不可言的最初羁绊。


——完——


 

评论 ( 16 )
热度 ( 104 )

© 外星人小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