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鑫】甜橙成熟时【短,完】

这可能是一篇受向文。2333333

但也可能是一篇攻向文。毕竟是年下?


 污

 ★

 

修长直拔的身形套着雪白衬衫一尘不染,定定看着他笑起来的样子又甜又美,帅气的因子与甜美的神情在他身上结合的完美,22岁刚毕业的新数学老师丁程鑫简直完全击中17岁黄班长的心房。

 

黝黑健拔的高二年级1班的校霸黄宇航班长敞开着衣扣穿着学校制服,歪斜着领带从内到外都在诠释着一个不良少年的作风,和一群小弟站在教学楼的走廊上,丁程鑫老师握着教案穿过小弟们走过来,本来挡在他面前的黄宇航为了让道便贴着墙壁呈大字状站着,丁老师擦着他有些肌肉的胸膛路过,近在咫尺,黄宇航闻到一股橙花的味道,迷的他故意一绊,双臂一把抱住了比他高一点点的丁老师细直的身体,不由分说地拦胳膊熊抱的那种,同时脸上露出抱歉的表情,长着一张好人脸的黄宇航无辜地说,“丁老师,对不起。”

 

“没事。”丁老师脱开他的怀抱有些脸红,伸手竟摸了摸他的头安慰,黄宇航便低着头装乖孩子应声。

 

 

不良高中的班级作风混乱,可是上数学课的时候大家都不敢捣乱,因为黄宇航班长是丁程鑫老师自带的纪律维护员,谁敢在数学课上搞事,是会被班长校外揍的。

 

黄宇航除了物理优良以外对其他科目并不上心,可是自从丁老师来了以后,忽然对数学异乎寻常的热情,下课后经常围着丁老师问这问那,丁程鑫老师当然对喜欢学习的孩子情有独钟,扶了扶白净秀气脸上的圆圆的黑框眼镜认真地给他讲题,黄宇航便一脸求知欲地嗯嗯地点头,非常聪明的样子一点就通,让丁程鑫老师很高兴地摸他的头。

 

“老师,你能给我补课吗?要是期末考试上不了90分,我爸说不让我进家门。”黄宇航无限惆怅地说。

 

面对有上进心的平素相处有感情的学生,刚毕业对学校工作一腔热情的丁老师当然同意,让他可以周末来自己教师单身宿舍补课。黄宇航笑的一脸纯朴与真挚地点头。

 

周末见面的时候脱下平素校服穿着黑色卫衣便服的黄宇航显得健康而酷帅,丁老师从未见过学校以外这个孩子的模样,不由多打量了几眼,然后微笑着给他倒了一杯橙汁,黄宇航走过去从背后抱住老师不撒手,说,“老师,我爸刚骂我了。呜呜。T_T”脸贴在他的背上哭泣状。

 

被一个男学生从身后抱住身体丁老师觉得暖昧又奇怪,可是听着他的诉说又不由要安慰,手把住搂着自己腰的手脱开他的拥抱,安慰道,“怎么了?不要和爸爸闹矛盾啊?”回想自己青春期的困扰想要解决问题。

 

“没事,只是,觉得你就像我的哥哥一样。”黄班长与他对视,眼含潮湿,憨憨地强笑。

 

两人补课的时候黄宇航弄懂一个问题就往丁程鑫老师的肩膀上靠,带着少年兴奋的心性,补完课还说一定要请老师看美国队长续集的电影,丁程鑫推托,黄宇航说老师不会要约会女朋友吧?丁程鑫说怎么会?

 

“那你这种年轻的单身老师能有什么事?!”黄宇航带着强制力很了解般拖着丁老师非去不可。

 

看完电影已经夜幕降临,两人在肯德基面对面吃了饭,丁老师问他要不要点儿童套餐,黄宇航望着他呵呵笑了两声,正色道,丁老师,我可不是小孩了哦。

 

吃完饭丁程鑫老师和他告别,各回各家。丁老师因为只有两站路便决定走路回家,可是走到一条黑暗小街却遇上了几位喝醉酒的混混将他围住打劫,丁程鑫扶了扶眼镜,挽起袖子准备应对,黑暗中却忽然跑出来一位少年凶猛地踹了混混一脚,然后奋不顾身地替他把他们全部揍趴了地,然后拉着他跑。

 

两人回到丁老师住地,丁程鑫问他你怎么没回家?黄宇航说我要看着老师回到家才安心。丁老师拿碘酒帮他擦着乌青的嘴角,不由强笑一声。黄宇航一身正义道,我得保护老师啊。丁程鑫老师笑道,你美国队长看多了吧?我一个大男人,要你未成年保护?

 

房间的书架角落上,放着丁程鑫通过跆拳道黑带四段的证书。表面文弱的丁老师也不想在这位浑身热血的男同学面前说什么。只温柔地给他热了毛巾擦拭,平素面瘫的黄宇航难得的一直笑着,为了证明自己还好,起身给老师跳了一段时下流行的BANG BANG BANG。

 

天色晚了黄宇航赖着不走,丁程鑫只好让他在自己这里住下来。

 

两人各自盖着被子挤在丁老师单身宿舍的单人床上,黄宇航睡到半夜伸臂抱着他将脸埋在他的颈窝,呼吸均匀顺畅,看起来无辜又惹人怜爱,不忍推卸,丁程鑫只好任他抱着。

 

第二天周日的早晨丁程鑫醒来的时候,看到平躺着睡的正熟的黄宇航同学盖着的单薄的被子下面部位,明显的顶起一个小帐篷,帐篷的尺寸惊人。

 

黄宇航迷糊着醒来,撑臂半起,也看到了自己下半身的尴尬,转头一脸无辜地问丁程鑫,“老师,我怎么了?”

 

“……”

 

“我的身体不由我控制。”黄宇航班长有着青春期少年的疑问,看起来又困惑又纯情。他这个年纪应该有着使不完的精力和体力,丁程鑫却不知说什么好,详细解释很奇怪,搪塞了几句红着脸便去洗漱,到厨房给两人做早餐去了。

 

黄宇航班长和丁程鑫老师越来越熟悉,每周末补完课,不是在宿舍里玩玩牌,就是去看电影,打篮球,黄宇航说,老师,我感觉我们像每周约会。丁老师笑的耳朵都红了:你语文没学好?约会不是乱用的。

 

“我说是约会不成啊?”黄宇航执着地犟道。

 

丁程鑫老师微笑着温柔地想要揉他的头,被黄宇航一把挡住抓住手,丁程鑫甩了半晌才甩开。

 

 

一日周末黄宇航提着一袋金黄的甜橙来到丁老师的单身宿舍,正好看到隔壁班的一位教英语的亭亭玉立的美女老师从丁老师的住地走出来,一边走一边笑,极其亲切地交谈告别。

 

他黑着脸不得不打招呼:崔老师好!美女老师对他笑了笑,路过他身边留下一串香甜熏的他头疼。

 

进去房间后丁老师讲课的时候他也心不在焉,黄宇航忽然问丁程鑫,“老师,你会谈恋爱吗?”

 

丁程鑫愣了一愣,教训的口吻说:别瞎管,快学习!

 

黄宇航听着未名的数学符号感觉无法再塞入耳朵,他发着呆,怔怔地一只手把玩着桌子上的橙子,手指从下而上从甜橙的屁股穿透了它的中央,甜美黄色的汁液流了他一手,他手指感受着里面柔软的果肉,开始幻想丁老师无助地在他身下挣扎又满目泪痕的模样,他抱起他雪白颤抖的身体温柔认真安抚,就好像这个橙子,成熟的刚刚好,汁液四溅,内核柔美,美味可口。

 

丁程鑫看他黑着脸愣怔的样子,从一边撕了纸巾拎起他的手给他擦拭,责备他莫名其妙玩水果走神,又说你把橙子弄成这样,还能吃吗?

 

黄宇航说:老师,你说青春期未成年的身体有了反应怎么解决?

 

丁程鑫红着脸说:你,有这方面的苦恼?

 

是啊,每次对着老师你,身体就会不由自主有反应。黄宇航说得无辜又坦白。

 

丁程鑫愣怔了几秒后沉下脸:你说什么?

 

黄宇航忽然带着强制力地一把把他推倒在床上,上来骑着他的身体双手按住他的手腕在两边说:作为一位合格的人民教师,你不该教教我吗?然后不由分说俯下身吻他的脖颈,丁程鑫奋力挣扎,道:你做什么?!

 

黄宇航忽然抬头伤心地说:老师,你要是不教我,我就在微博上直播自杀。

 

明知道他一直在卖蠢卖乖,但丁程鑫挣扎的力量就变小了,黄宇航亲吻完他的脖颈,温柔地双手上来摘下他白皙脸上的圆眼镜,然后吻住他的嘴。

 

丁程鑫在这位强健有力学生的亲吻当中慢慢地搂上了他的脖子顺应了。两人在单身宿舍的单人床上度过了从下午到晚上,再到第二天清晨的美妙时光。

 

清晨的阳光照在他们黑白肤色对比显明的抱在一起的肩背上,黄宇航醒来后对着怀里可爱的老师不胜爱怜地亲吻他的头发,昨晚抱着老师的他反复地证明了他作为一个男人的能力。

 

他的丁程鑫丁老师以身作则在昨天晚上,非常敬业地完成了对关于如何解决未成年困惑身体问题的教学任务,此刻如一只被逮住尾巴的柔软皮毛的狐狸正在他的怀里睡的香甜。黄宇航托着腮望着他的睡颜微笑,屋中散发着橙子的香味,成熟的汁液饱满的甜橙吃到嘴中刚刚好。

 

老师你好,老师一起相爱吧。

 

路途遥远我们一起走吧。

 

 

——完——

 

 

 

诶诶诶,这个题材好像是写烂了的,本来想写不良学生VS单纯老师,想写学生打群架老师挺身而出保护什么的,这种热血高校的题材也是数不胜数啊。最主要是想写年下,写出来了,就好了。

谢谢大家观看!我有些寂寞彷徨觉得冷,在写另一篇航鑫文的时候一直写不下去,感觉文思干枯,胳膊不是腿。可能由于最近刷微博刷的有点多,老看老看,难以保持注意力,和安静的心灵。以后会注意这一点。一直告诉自己混LOF就少看微博,写文需要专注,唉,我需要再修炼一下。会克服的。谢谢大家观看!比心!


评论 ( 51 )
热度 ( 155 )

© 外星人小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