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鑫】偶像约P的方法【短,完】



18岁的恋爱禁止团的门面、舞担加队长黄宇航走出机场总有无数粉丝围拢拥挤,拍照啊,送礼物啊,叫喊啊,都是为了见他一面,为偶像疯狂。
 
黄宇航因为潇洒的充满荷尔蒙的舞姿使他也拥有很多迷弟,这些男饭也常跑现场,此刻挤在人堆中的丁程鑫就是一枚。
 
他手持着印有“我航又帅又温柔”的横幅站在一边,穿着胸前印制着“航”字样的白色T恤,T恤背后还印着“舞霸全球”的竖排遒劲行书大字。他微卷的头发衬着白净的脸蛋,嘴唇红润,青春洋溢的好看的脸在看到黄宇航走出来的时候变得生动而透着激动的红晕,他甜蜜的笑着双手尽量把横幅举高,像每一个热情的看见自己偶像的粉丝一样和大家喊着口号:“我航我航,舞霸全球!我航我航,黑帅黑帅!”
 
黄宇航明星风范地一路带风地走出来,后面跟着同团的几个弟弟,他微笑着挥手跟粉丝们打招呼,然后目光落在了夹道欢迎他的男粉丝丁程鑫身上。
 
他脸上的微笑有一刻的顿住,便一直看这边,然后丁程鑫旁边的粉丝们举着相机为可以拍到偶像的正脸甚至对视镜头而欢呼。
 
黄宇航走过去伸手和粉丝们一溜儿触碰着手打招呼,走到丁程鑫面前,丁程鑫兴奋地笑着伸着手准备和偶像来个接触,却被偶像改换成伸手摸了摸他的头毛,丁程鑫愣住,平素其实最烦别人摸他的头发了,可是爱豆摸就另当别论了。
 
爱豆不仅摸了他的头毛还问他话:“你是我的,男饭?”
 
“是,是啊。”丁程鑫因为偶像和自己说话心脏都要跳出来了,伸着修长的脖子,秀气的脸,耳朵,脖子都通红。
 
黄宇航拿出包中的一个熊猫玩偶递给他,“送你。”
 
于是丁程鑫在万众瞩目中在众粉丝们不可思议的羡慕尖叫声中接过熊猫,已经笑的嘴都裂到耳根了,“啊,谢谢!谢谢!航帅!谢谢……我好喜欢你啊!唔嚎中意泥啊!加油啊!”
 
黄宇航温柔地微笑地又揉了揉他的头发,然后和弟弟们走了。
 
当晚丁程鑫的微博名为“航帅的头号迷弟中橙子”的粉丝数量一路飙升到三万,恋爱禁止团的团饭和黄宇航的唯饭还有黄宇航和同队队友的CP饭,都关注了他,毕竟他是第一个偶像在日常中送礼物的人,还是个男饭!
 
坐在自己床上穿着白衬衫的丁程鑫清秀而端正,像一个未出道的清纯的小明星。他手握着这个小小的熊猫玩偶已经一晚上了,他已经把熊猫的每一个细节都看遍了,熊猫的屁股上的商标上签字笔写着一串数字,总共11位,看起来像是手机号码,中国移动开头的全球通那种。
 
这是偶像给他的珍贵的必须好好珍藏一辈子的玩偶,可这上面的手机号码是?
 
丁程鑫想破头皮也想不通是谁的,难道是送给他玩偶的粉丝的?可是这个熊猫是从黄宇航包里拿出来的,好像不是在场的粉丝送的啊,这个电话号码到底是谁的?难道是航帅的?
 
丁程鑫想着最不可能的答案但他还是为这样的想法而忐忑不安和雀跃,要不要试着拨一下?可是,万一真的是他好不可思议好难为情啊!同时又告诉自己想太多。又告诉自己万一不是他,就当拨错电话挂掉就是咯,没必要太纠结吧。
 
就这样犹豫了两天丁程鑫白嫩的脸上黑眼圈都出来了,晚上在家看着电脑视频里航帅的曼妙的舞蹈,他终于鼓起勇气拿起手机拨了熊猫上的电话号码。同时自己心里的背景上自带弹幕地调侃自己:这位大一小朋友一定是老师作业留少了。
 
电话响了两下就被接起了,特别熟悉的,经常在视频电视中听到的声音响在耳畔,“喂。”只是这个声音丁程鑫化成灰都能认得。
 
“你,你是黄宇航吗?”
 
“是我。你是?”
 
“我,我是,那个你的一个粉丝,我,你那天送我熊猫,我看到熊猫上有一个电话号码,就试着打一下,没,没想到真是你的电话,我不是故意要骚扰你……我只是……”丁程鑫一口气说了生平打电话说的最多的话。
 
“哦,你是那个男饭。”黄宇航的声音在电话里真实地听到温柔的窒息。
 
“嗯。”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丁程鑫。”
 
“嗯。丁程鑫,我现在正好在本市,在XXX酒店的XXX场打球,你要过来吗?”
 
“我……”丁程鑫‪一时‬头脑空白,偶像要约自己打球?见面?这是幻觉还是平行世界?怎么这么不真实?
 
放下电话丁程鑫对着镜子打扮了自己,虽然同为男性,但是毕竟是要见爱豆的人,怎么能让爱豆嫌弃自己。他把自己的卷毛梳理整齐,换上淡蓝色的柔软牛仔外搭衬衣,衬衣下摆系着一个小啾,内搭白色T恤,下着白裤子配白球鞋,显的他身材笔直修拔,对着镜子舔舔嘴唇左看右看,丁程鑫对自己的外貌还是相当自信的。
 
坐了平时舍不得搭载的出租车到了酒店,拐来拐去找到运动场,进去以后,远远地看到黄宇航只着黑色背心和友人们正在激战篮球打成一团,黄宇航飞身投了一个篮,球进了,帅呆了,转身看到他走过来了,将篮球扔向他们,径自向他走过来。
 
丁程鑫看着平时远在天边,可望不可及的如天上星星般的偶像一步步向自己走来,他的心跳很迅猛,当被示意和他同坐在一起,黄宇航问他喝水吗?递给他一瓶矿泉水,他接过来说谢谢,然后看着偶像打开一瓶水咕嘟咕嘟地喝着帅气的模样,丁程鑫尚一直处在幻境中。
 
“你不用那么拘谨,把我当朋友相处吧。”黄宇航微笑着说。
 
“哦。”
 
“偶像也是人,也需要朋友,你说是吗?”
 
“是的。”航帅的头号迷弟觉得偶像说什么都是对的。
 
接着两人尽可能随意的聊天,偶像问了他很多诸如“你是本市人吗?你在上学吗?你在哪里上学?多大了?有女朋友吗?”之类的事,丁程鑫一一如实回答。
 
丁程鑫就问了一个八卦问题,就是黄宇航和传闻中的女星有无恋爱,当黄宇航说没有的时候,丁程鑫暗暗握紧了拳头,痛恨着不良媒体的恶意炒作抹黑自己爱豆的行为。
 
黄宇航让他叫他“航哥”,说是他大他半年,亲近一些。他的友人打球完毕散场的时候,黄宇航看看手机对他说晚上大家一起吃个饭吧?能和偶像吃饭简直做梦,丁程鑫点头同意。
 
黄宇航看起来心情很好,掏出酒店的房卡让他上去等一下,他做完运动需要洗浴更衣。丁程鑫拿着房卡便上楼了。
 
坐在五星酒店的客房的椅子上丁程鑫刷着手机等待,刷半天后觉得眼睛疼,站在高楼的窗前欣赏风景,一会儿,黄宇航穿着黑色连帽卫衣和只到膝盖的休闲短裤球鞋走进来了,潮湿的微有凌乱的头发显的他慵懒而从容,他走过来站在窗前丁程鑫的身旁微微笑着看着他,这一刻丁程鑫竟感受到了微妙的温柔和暧昧。

为了缓解尴尬和不知道说什么的困扰,丁程鑫说你好香。黄宇航笑着拎了拎自己卫衣的衣领轻嗅一下问哪里香?丁程鑫说你一直很香,在机场我就闻到了。黄宇航笑道你也很香。他的偶像顺手握住他的手腕,闻了一下他的衣袖,让丁程鑫讷讷地立在当地脸红地看着他。
 
“嗯……橙花的味道。我很喜欢。”黄宇航抬头看着他的眼睛说。
 
不知道因为是偶像,所以天生的温柔自带多情因子还是别的,黄宇航说“喜欢”两字的尾音的时候让丁程鑫的心突的一跳,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驿动。
 
晚上一群朋友出去吃饭,黄宇航吃饭的时候一直关照他,吃完饭唱KTV,在包厢内黄宇航也一直坐在他身边,有时手臂搭在他身后的沙发上,显得亲近的样子,也不和他们闹,沉静而稳重,和他聊一些恋爱禁止团饭圈的事。总之整个相处,丁程鑫都觉得特别的顺心与愉悦,觉得偶像不只在舞台上闪闪发光惹人追捧,在现实生活中也是有特别个人魅力让人着迷喜欢与他相处的人。
 
晚上散场的时候,黄宇航开了朋友的车,一路把他送到了XX大学的门口,在丁程鑫临下车的时候,好像带着不舍地伸手摸了摸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他的头毛。丁程鑫任他摸着,心中有一点让偶像送到家门口的歉意,还有恋恋不舍之情。
 
“还会见面的。”黄宇航好像看透了他的心思。从包里取出一个熊猫的挂件送给他,“没什么好送你的,留个纪念。”
 
“怎么都是熊猫啊?”丁程鑫接过不禁问。
 
“因为知道你会喜欢。”黄宇航微笑道,“嗯,其实熊猫这些东西是我独自开创的个人品牌,卖一些情侣的衣服饰品玩偶之类。还在筹划中。”
 
“情侣的?”
 
“主打情侣向的品牌。你看,这个熊猫和我包上的这个挂件是一对啊。”黄宇航耐心地解释着。
 
丁程鑫顺着他的时尚背包看过去,果然看到一个稍大一些的眼窝更黑一些的熊猫挂在上面。他捏着黄宇航送给自己的小熊猫看到它的眼窝是棕色的,其他地方更雪白一些,他有一种神奇的感觉从心底升起,以前简单的他从未有过的感觉,觉得和偶像拉进了距离,变得更亲密。
 
“快进去吧,一会儿宿管阿姨门禁了。”——原来偶像什么都懂,毕竟他也是某中央艺校的在读生。
 
在之后的日子里,丁程鑫一直和偶像保持手机联系,作为最前线的大大,他却不能再在微博上与同好分享他的喜悦之情。追星的过程一定要保持刚刚好的距离,像他这样近距离的与偶像接触互动已经不是一个粉丝的行为范畴了,而是一个朋友身份,可是却也不是完全意义上的朋友。
 
黄宇航一日会发很多微信到他的手机上。问他下课了没,午餐吃的什么。鼓励他考试别紧张。还会跟他讲自己正在某某片场录节目,拍广告之类,拍完一个片断休息的时候,还会给他拍吃的盒饭的照片。和偶像微信聊天对于丁程鑫是一件既喜悦又激动还幸福的事,可是却还要压抑自己的兴奋之情,尽可能日常地回应他。
 
丁程鑫打开微博觉得已经没有什么话能跟恋爱禁止团的同好们讲了,总不能事无巨细地给其他饭报备偶像的行程,而且还会牵出无穷无尽不必要的麻烦,面对很多纷挠不实信息他也只能缄默,只是忽然想到自己怎么没有向爱豆要一张签名?这个绝对可以贴上微博耍帅炫耀。
 
一个月后黄宇航发微信说他又飞到了他所在的城市了,问他有空见个面吃个饭吧。丁程鑫当然欣喜同意。
 
初秋细雨说下就下,刚参加完学校社团活动的丁程鑫穿着白衬衫牛仔裤,白衬衫的下摆简单而利落地扎在牛仔裤中,他刻意地沿着街边店铺的屋檐走了一段路,为了避开密集的少年少女出没的区域而不使爱豆被看到困扰,然后站在‪街道旁的店铺‬屋檐下等着他。
 
他不知道的是,在他沿街而行的时候,一辆不起眼的轿车一直默默而低调地跟着他,黄宇航坐在车内把着方向盘,一直看着他细直挺拔的背影出神。
 
丁程鑫停了脚步站着,街边的车子就停止下来,他眼尖地看着偶像隐隐的在车窗内招手,他立马走过去打开车门坐了上去。
 
两人久别重逢都有些喜悦,黄宇航抬手拿手背擦了擦他淋湿的脸庞,温柔而细致。丁程鑫挨到偶像的手部皮肤,感到温热的接触,让他胸膛一滞。黄宇航看他认真窘迫的样子微微一笑。
 
黄宇航请他吃了昂贵餐厅的西式餐点,然后驱车拉着他开到了上次的那个酒店,黄宇航问他这么晚了还回学校吗?丁程鑫说可以不回。黄宇航状似满意地点头说那就和我住一起吧?
 
丁程鑫其实并不理解这话的真正内涵,但是当他们二人独处一室时,黄宇航暧昧地圈着他看着高楼外的万家灯火的风景的时候,他才明白了其中含义。
 
他一直崇拜的喜欢的提到他就完全幸福的,少年时代一直视为动力源泉的,远在天边的如星辰般闪耀的男神,正在将他压在墙壁上亲吻他的脖颈,这种感觉虚幻又陌生到飘渺。此前,他虽然喜欢男性偶像,可他从没想过自己不是一个直男,竟可被同为男性的男人如此对待。
 
他双手抓在他的手臂上想推开,黄宇航感受到了他的抵触,离开他的身体,垂眸带着吸引他的惊心动魄地状似哀伤道,“你不是喜欢我吗?还要推开?”
 
喜欢你……喜欢你……

喜欢的男神要求约泡上床?可是他对他的喜欢一直不是这种想和他上床的喜欢啊。
 
可是无论哪一种喜欢,对着偶像都好像有百般的退让和弹力十足的包容,丁程鑫星闪的瞳眸被修长的羽睫覆盖,他再度被他的偶像拥入怀抱,这一次偶像毫不客气地亲吻了他的嘴,深吻住,勾缠着他的舌头吮吻,丁程鑫沉浸在既抵触又茫然,既安慰又幸福又不可思议的复杂情绪中被抱起来,黄宇航一双手将他人整个举抱起来抚摸亲吻。面对面站着的时候就脱光了他,摸他18年来绝没有旁人触摸过的地方,他只好光裸着身体趴在他身上任由他的动作开拓。然后黄宇航将他抱上床,以他从未设想过的方式占有了他,而且是反复占有。从一开始的温柔顾忌,到后来自己的呻吟声变大到达顶点以后,可能觉得开拓的已足够,他便越来越放肆地在他身上侵略,各种姿势,各种体位,撕破偶像脸皮的完全暴露出一个男人最原始的渴望冲动爱慕地压着他勇猛直前,丁程鑫被三次搞射以后已经完全昏沉。
 
第二天的相处完全柔情蜜意,他的偶像仿如已经把他当成人生的另一半,温柔的叫醒,连早晨的粥也是张嘴喂他喝的。
 
“你怎么可以睡粉丝?”中午的时候臀部不适的丁程鑫终于问出一个久居内心让他难受的问题。
 
“呵呵。”黄宇航看着他清纯可爱的脸庞忍不住笑了,“粉丝好啊,全心全意爱着你,怎么样都会讨好你。例如,丁程鑫。”他念他的名字的时候,总是带着一点点川普的甜蜜感。
 
“你睡过很多粉丝吗?手法很娴熟嗯。”
 
黄宇航不想说在丁程鑫之前他可是处男,少年偶像忙于学业和训练还有通告,哪有那许多时间和空间。虽然他看上去床风老到,但那应该归结于本能和天赋,还有对他渴望已久的身体。
 
早在他十六岁的时候站在舞台上跳舞就发现了丁程鑫,那时候这个小粉丝挤在前排众多姑娘中费力的举着自己的名牌,他举着手机拍自己的照片,看着自己眼神发亮发光的样子,那甜蜜的让全世界都可黯然的清新的笑容,那无可挑剔的又帅又好看的可爱面容,出众的让黄宇航在台下久久难忘。

他承认他是天秤座颜狗,对如此漂亮的粉丝没有抵抗力。他设想了他拍照的角度,在微博上筛选了很多,又道听途说寻觅男饭的踪迹,终于找到了他的ID:航帅的头号迷弟小橙子,——在他考上大学以后,这个ID变成了中橙子。他想也许以后他工作了会叫大橙子。真的是非常非常可爱,令人心动。
 
他心里在想在你喜欢着我为我拍照为我欢呼为我刷屏的同时,其实我也在默默地暗恋着你啊。可是这种不可言说的汹涌的情绪只有埋藏在心底绝不可为外人道。他甚至都不知道他的名字,如果他以后不追他的前线的话,也许再也见不到真人的他了。
 
于是他随时在包中揣了一只小熊猫留了电话号码,如果再见到他的时候,就一定会亲手交给他。他要他一步一步走进来,然后再抓住他。——谢谢你对我一直支持了这么多年,才让我不会在人群中弄丢你。
 
暗自爱了他两年,终于一朝约泡在床畔,真是让人欣慰满足呢。
 
在度过了几天的蜜密夫夫生活后丁程鑫回到了学校,与往日不同的是,他多了一个偶像恋人。而且在以后的日子里,他对他偶像的崇拜情绪还在一步步瓦解,原来他从十五岁喜欢的人,比想象的还要蠢萌。
 
 
“程程宝宝,在哪?”
 
“叫阿程哥,在上体育课。”
 
“不要晒黑!我喜欢你白白的。”
 
“是因为自己没有所以喜欢别人拥有的吗?[投放了一个黄宇航黑脸表情包JPG]”
 
“宝宝生气了,宝宝不理你。”我的天啊,简直不敢相信这是酷炫恋爱禁止团团长黄宇航给他卖了个萌。丁程鑫看着手机一脸生无可恋撇着嘴。
 
 
“我现在在横店拍XX,想我的老婆。”
 
“老婆,阿程哥,你怎么不回我讯息啊。再不回讯息,我就要全身炸裂而亡。”
 
简直中二病晚期,丁程鑫拿到手机的时候看到微信忍不住翻了个宇航式白眼,这位偶像先生完全没有作为偶像的自觉。
 
 
“阿程哥!出门要当心!不要被坏蜀黍拐走了。”
 
“你算是坏蜀黍吗?”
 
“我怕你丢了。”
 
“我现在不跑前线,挤不丢。”
 
“嘿,你老公我就是前线。”
 
“[白眼表情]”
 
“我现在上飞机了要关机了,10个小时后见。”
 
紧接着又一条微信讯息传来:“亲你,我的小粉丝。”
 
丁程鑫发一条“[手动再见]”的表情过去。
 
早不是你的粉丝了好吗?我已经脱饭了!我的偶像先生,谢谢你让我看到褪去耀目光环的你的真实一面,也让我更加爱你。就这样莫名其妙被掰弯的丁程鑫还乐在其中。
 
 
——完——


我又开了车,,呃(°_°),老司机手动再见。。

评论 ( 40 )
热度 ( 440 )

© 外星人小程 | Powered by LOFTER